秃头A_混沌中立二人組

请来和我磕唠 我好无聊

100粉点文!

请不要和我客气,今天是个大喜日子!
没想到我一个这么杂的混圈文手都可以到三位数]

如果没人的话我就悄咪咪的当没事发生过(∗ᵒ̶̶̷̀ω˂̶́∗)੭₎₎̊₊♡

Cp是我混的圈里面所有cp!都可以!请帮我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来吧!

elf15[黑白来看守所]

因为最近都没看所以有可能ooc。。
瑟瑟发抖
咸鱼表示太渣大大我对不起你
我。。。忏悔

kaishi

  又一次感觉到身体的控制权被另一个人掌控,恐惧到寒毛倒立的感觉,太恐怖了。

  一把推开正在给他上到一半手铐的双六一,一边大声喊着“对不起”,一边踉踉跄跄的使出全身力气跑远。

  结果跑到了地牢。

  那个最底层,最冷清,最不可能有人的地方。

  害怕使他直接跑向牢门已经松脱的牢房里,在角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极度忍耐和惧怕让他面如白纸,头上泌着冷汗。

  而他的前面,慢慢出现了一个实体。

  是一个拥有金发绿眸的男子。

  咧嘴一笑,让JYUGO不由自主的瞪大眼睛。
  身体不住的颤抖。

  “真是乖啊,选了一个这么安静偏僻的地方,已经做好了被我玩坏了的觉悟了吗~”

  JYOGO已经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了,脑海中已经开始了混乱,不由自主的想起来了拼命想要忘记的夜晚,眼神开始涣散,不知道该做什么,只是张大眼睛看着眼前痞惑的男子。

  无神双眼中倒映的身影慢慢扩大。elf慢慢靠过去,擦过jyugo的脸庞,轻轻的咬住他的耳朵,细细啃咬。

  把jyugo手上的手铐铐在监狱的柱子上,然后用一只手把手铐嗯在高处,另一只手挑起jyugo的下巴。

  “不要那么令我失望嘛,我可是很喜欢你的啊。”

——未完不续

最近造车造惯了一不小心就。。
[但从来没开出去过]
没有很好的故事情节和其他东西,顶多够自娱自乐。。大大不要太失望了呜呜 @影、

一起洗澡

11×15
——————————————
因为某种不可抗拒因素,所以所有人都出去泡温泉。
但除了Jyugo因为不想去,所以拉着好(基)友留了下来。

然后他们因为脱了衣服才怕着凉所以一.起.泡也是绝对,绝对说得通的。

对。

一起。

啊啊啊啊我是不是要瞎了!

『所以你们快滚划掉)去登记吧』

—来自作者的吐槽划掉)祝福
end~
*梗来自再见绝望先生

貓咪少年

一jyugo
———————————————————————————
从前,有一个心地善良的[秃头烟鬼大猩猩*]划掉)小一。

有一天,他在路上走着走着,忽然看到了一只受伤的小猫。

本着救猫为乐[可以卖掉赚钱]划掉)的心,小一把猫带回了家。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有一天,小一回家的时候,忽然看到了一个有着猫耳猫尾的少年穿着围裙,端着饭菜跳了出来,说“主人欢迎回家,请问主人是先吃饭呢还是先吃我呢?”

“啊!”

小一受到了极大的惊吓,猛地一起身,原来只是场梦。

然后看了看缩在自己身上的jyugo.....

「我是不是还没醒......」小一表示极度质疑自己的人生。

不过呢,是恶梦降临还是美梦成真,不好说啊。
——————————————end
*梗出自田螺姑娘
*出自漫画中58对小一的吐槽。
_____________
文法文风文字格式标点都不要理,这只是我在考试成绩派发后没吃药的产物(^q^)

表白?

八戒猪里×悟空猿门
————————————————————
叮—[特别任务]

冰冷的人工智能机械地读完任务的最后一个字时,猿门表示@$$#%$^^*&$#%

不好意思,用文字远远不够表达猿门心中的愤怒。

这是什么情况呢,这,还要从一个星期前说起。
其实就是翁和饰弄出来了个芯片,可以移植到脑内然后系统就可以自动命令犯人,但还不知道可不可行,所以就请猿门来当实验者。

移植了之后,一开始系统和他还是君子和君子,彬彬有礼的,可是越到后面越过份,特别是什么[对八戒猪里慈祥的笑笑,然后摸摸他的头]或是[对八戒猪里使用“爱”的注视]玛/蛋咋那么像一种叫「腐女」的生物的语气啊!

害得八戒猪里总是用一种「有病要吃药啊」和「为何放弃治疗」的眼神看着自己。

又不是我想这样的!

话说回来系统的最新任务......[向八戒猪里表白]
系统你过来我保证不会打死你。

哎,算了。

不过还是先想想怎么向自己最信赖的下属告白吧。
————————————————————————

“我......我喜欢你!”

“......”

「啊,也不知道行不行啊」猿门看着眼前的木头,上面还写着两字。

「提前模拟都这么紧张,真的出去告白怎么办啊......」

“主任在吗?”

“啊在,在!”

赶紧把木头收好,说了声“进”。

“主任你没事吧,脸好红喔。”像怀春的少女,好可爱。鑒于以往被打的次数,猪里很明智的没有说后半句出来。

“你来就是说这些的吗?”

“对了,是翁医师说叫你过去一下。”

“那我现在过去。”

“啊快去吧快去吧。”

看着猿门离开自己的视线,猪里慢慢的走到办公桌后......
————————————————————————

去到了翁的房间里,被告知实验期已经过了,可以取出芯片。

呼出一口气,“啊啊,幸好幸好。”

「有些失望呢」

被脑内的想法吓了一大跳,摇摇脑袋,试图将这些想法丢掉。

“主任啊,我来接你了!”

被猪里的声音吓了一下,“你怎么在这,你不是应该看着五监的吗?”

“那种东西交给法月就行啦,更重要的是把主任带回五监!”猪里说着便去扛猿门。

“啊啊放我下来啊!”
......
这样,也挺好的,不是吗?
End~
_________
新人.早睡早起的好孩子.A要睡覺了,所以。。
趕緊搬完

1115

监考老师×考生設定
—————————————————————————
教室里没有监控器。(反正我学校没有)

监考老师Uno长得很漂亮,长长的头发被发绳扎起,垂在脑后,慢慢走在每个桌子中间的通道。

早就写完试卷的Jyugo用手撑着头,观察着他。
在这期间,有一个冒冒失失的考生手一抖,笔“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作为监考老师Uno走过去,弯下身,把笔捡起来后,笑着叮嘱了几声考生小心后继续走着。

Jyugo有些吃味。然后,他手抽了一下,把桌子上的文具全部扫了下去。

......

你问我然后?

然后我们的Uno监考老师以Jyugo捣乱教室考试气氛为由在考完试后把Jyugo留了下来。
————————————————————————

据说有人在路过教室的时候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__________end~
依舊很短的短文

狼人殺 Totowa x honey

torowa×honey
————————————————————
狼人杀曾在学校风靡一时。

但honey已经不想在一次玩了,这个游戏。

为什么呢?

或许是因为torowa赢了他三次的原因。
————————————————————————
第一次,他是狼人,torowa是猎人。

狼人杀了猎人,猎人在死前枪毙了他。
(好嘛,算我倒霉。不过他是怎么知道是我杀的呢?)

honey第一次认真看他,从侧面看他,碧绿色的头发尾端染了一丝黄色,发丝乖顺地贴在脸上,红色框架的眼镜里的是一对红色的眼睛。

仿佛感受到了他的视线,torowa转过身来,对他笑了笑。

迅速的移开视线,honey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烫。
(还......挺好看的嘛。)
———————————————————————

第二次,他还是狼人,而tarora是丘比特。

狼人杀了丘比特,丘比特把狼人和自己结为情侣,一起死。

他满怀悲愤的看向Torowa。

Torowa也看向他。

他发誓他在美丽的丘比特眼中看到了要死一起死的信息。

你确定你是闭上眼睛的?
————————————————————————

第三次,他依旧是狼人,torowa是女巫。

狼人杀死女巫,女巫毒死狼人。

honey已经不知道玩这个游戏意义了。

如果你知道是我杀了你你不是应该先自救吗?

玩这个游戏意义呢?

和前两次一样看向torowa,和前两次一样出现了幻觉。
冷漠脸.jpg

天使你好,天使再见。
———————————————————————
后来torowa和honey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

honey问了一下当时他的想法。

想法?呵呵。torowa表示当时只是纯粹因为看他那张脸不爽而已。

但Torowa才不会说出来呢,所以他稍微转换了一下语气“honey君的脸不管怎么死都合适呢~”
我是不是还要感谢您的抬举呢**:-)
————————————————————————

Honey回忆—

后来,我有一次私下问他的时候,他说:[可能是因为那时候的我们就已经有很浓厚的因缘了吧。]
End~
_______________
新人A表示寫不出其它大大寫的狼人殺
但還是不要臉希望有評論

中秋節 雉流

特定:在在流河还是副看守的时候。
這張新人A寫的不太好
嗯…該有的沒有,不該有的齊了。
————————————————————————
因为今天是中国的中秋节,所以悟空猿门邀请了各个监的看守员去阁楼观月。
说是观月,但所有人都在底楼和朋友或亲人聊天吃饼。毕竟平常可是忙碌的不得了,熟识的人就算遇到了也不会打招呼。现在是个好机会在一起聚聚。
但五凈流河只觉得他们很吵,毕竟,他没有任何朋友,或亲人。看着一桌人气氛融洽的相处,他一点都不想再继续待下去。
五凈流河拿着手中的酒杯一个人上了阁楼。本来嘛,今天就是赏月的,聚在一块算什么。
也没人注意他,除了三监主任雉。
示意Honey和Torowa继续相亲相爱不用理他后,也上了阁楼。
—————————————————————————————
整个阁楼空荡荡的,只叶三叶和流河,与楼下的热闹
强烈对比。
三叶刚上阁楼就看到了五凈流河。此时的流河左手拿着酒,右手搭在扶手柄上,背对着他,听到三叶上来的声音也没转过来。
“如果是来嘲讽我的就请滚吧。”
“就是这样你才一个朋友也没有。”
这句话明显刺痛了流河,他转过身来,咬牙看着他。
三叶看着他,话语微转“不过我可不是来跟你吵架来的。”走过去流河旁边,跟他一样的姿势。
“听说你是香港人,叫我说几句呗。比如......背我,怎么说。”
看到流河冷冷地目光,三叶尴尬的哈哈一笑“免得在醉酒的时候遇到一个香港帅哥不会搭讪什么的...”
“孭我。”流河看着他说。
三叶若有所思的重复了一次“咩哦”
流河放下手中的酒杯在扶手柄上,像着魔似的望着他,月色打在他被酒微微熏红的脸上。走近了几步,轻声说道“背我。”
三叶愣了愣,看着前方放大的美颜,明显脑子卡机了。
流河不耐烦的啧了一下,道“我叫你背我我脚扭了。”
三叶的脑子终于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低低的笑了一声,然后蹲了下来,“上来。”
—————————————————————————————
据事后接受采访的流河说,他当时脑子抽了。
而事后接受采访的三叶说,他被流河传染了。
End~
______________
鸡爷ooc了...不对鸡爷本来就帅帅的[强行洗脑]

Sakura 犬藏

さくら ひらひら 舞(ま)い降(お)りて落(お)ちて

樱花,一片一片飞舞落

揺(ゆ)れる 想(おも)いのたけを 抱(だ)きしめた

摇动 拥抱我的思绪

君(きみ)と 春(はる)に 愿 (ねが)いし あの梦 (ゆめ)は
和你在春天相遇的那个梦

今(いま)も见 (み)えているよ さくら舞(ま)い散(ち)る
现在仍在心中 樱花飘散
—————————————————————————
我叫武藏,我喜欢一个人,他叫四樱犬士郎。

他很喜欢樱花,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名字里带有那个字的原因。

喜欢樱花并不难理解,毕竟樱花是那么漂亮,就像......他的眸子。

我和他的相遇,就是在一棵樱花树下。
———————————————————————
めぐりゆく この街(まち)も

我不停徘徊的那条街 

春(はる)を受(う)け入(い)れて

也能感受春天的到来

今年(ことし)もあの花(はな)が つぼみをひらく

今年的那些花,花蕾未开已经落下

君(きみ)がいない日々(ひび)を超(こ)えて 随著

你离开的日子累积

あたしも大人(おとな)になっていく 我也已经长大

こうやって全(すべ)て忘(わす)れていくのかな

也许你已经忘了吧

「本当(ほんとう)に好(す)きだったんだ」

曾说过「我真的喜欢你」

さくらに手(て)を伸(の)ばす

把手伸向樱花
————————————————————————
那时候的自己还那么小,天蓝色的眼睛里就知道,那眸中倒映的,是个极其漂亮的人。就像从天而降的神明。文静,美丽。

自己住的那条街上种满了樱花,吸引了很多游人,也吸引了他。

“你会再来吗?”

他看看武藏,有看看樱花。“在明年樱花盛开时,我会再来的。”

一年又一年过去了,我也等了一年又一年。

在樱花盛开的季节,在树下,伸出手,抓住花瓣。
—————————————————————————
この想(おも)いが 今春(いまはる)に つつまれていくよ
这个想法在今年春天又萌芽

さくら ひらひら 舞(ま)い降(お)りて落(お)ちて

樱花,一片一片飞舞落下

揺(ゆ)れる 想(おも)いのたけを 抱(だ)き寄(よ)せた
摇动 拥抱我的思绪

君(きみ)が くれし 强(つよ)き あの言 叶(ことば)は
你的那番坚定的话

今(いま)も 胸(むね)に残(のこ)る さくら舞(ま)い
ゆく
现在仍在我心中 樱花飞舞

さくら ひらひら 舞(ま)い降(お)りて落(お)ちて

樱花,一片一片飞舞落下

揺(ゆ)れる 想(おも)いのたけを 抱(だ)きしめた

摇动 拥抱我的思绪
———————————————————————
每年的樱花盛季,我都会在树下等待。

日本人有一句谚语说[樱花七日]

我就在树下等足整整七天。

今年的樱花花季到了。

而我已经等了六天了。

忽然,起风了。

我在洋洋洒洒的花瓣雨中看见了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

我觉得眼睛有些模糊。
——————————————————————————

远 (とお)き 春(はる)に

许久前的春天
———————————————————————

我又见到了,那个文静,美丽的身影。
———————————————————————

樱花的花语:永不放弃的追寻。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
這裡依舊是新人A
嗯…就這樣,看官請慢用。

花吐症 三鶴x小一

一声三鹤觉得最近嗓子很不舒服,特别是遇到双六一的时候。

直到有一天,他咳出了一片花瓣。

终于感到不对劲的他去到了翁那里,却什么病都查不出来,但嗓子依旧在咳,差点没咳出血。
翁怎么都查不出三鹤得了什么病,就把奇伊介绍给了他“五监的71号犯人对于中国的中药有很大的了解,你去试试看吧,或许他会给你这奇异的嗓子一个解释。”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到了五监,却得到了“花吐症,无药可治,除了得到一个喜欢的人的吻,不然,一个星期内死亡。”

......喜欢的人?

这下好玩了,我居然有喜欢的人了。
通报了狱长自己快死了除非得到一个吻然后被赶出来了后,一声三鹤悠哉悠哉地走在回去路上,顺便想了想自己到底喜欢谁。[谁呢?狱长吗?不可能。小犬吗?小猴子,三叶,还有谁......还有......小一。]

[小一?!]

三鹤表示他受到了惊吓。

啊啊,说曹操曹操就到。

三鹤遇到了小一,拿着一个文件袋,应该是要去给狱长彙报什么。

本以为没事,但,擦肩而过时忽然猛咳了起来。
“咳咳,咳!”咳得好凶,咳出来的花瓣上都沾着血。美丽而妖治。

“你怎么了?”双六一转过身来,皱着眉头说。

“嘛,花吐症,在一个星期内得到一个喜欢的人的吻。”

“不然呢?”

一声三鹤做了一个砍脖子的动作。

双六一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看着他那下一秒就会打人的感觉,三鹤连忙说“喜欢的人其实我已经知道了,不过......我怕他会不喜...”

“真是的,无论如何,性命比什么都重要吧。”双六一啧一声打断了他的话。“关乎性命的问题怎样都会答应的吧。”

“你真的这么想?”

双六一目光冷冷地看过来。

然而下一秒

”呜?!”

嘴唇与嘴唇的碰撞,狠狠的掠夺着对方的口腔中的任何一个部位,空氣,直到双六一狠狠的推开了他。

[真可惜。]三鹤想到。

不过好像真的好了。

趁小一的脑袋重启时拟定了逃跑路线,然后说“小一不是要拿文件给狱长吗?那么,不打扰你了哈哈,哈哈哈。”
——————————————————————————
自从那次事情以后,一声三鹤和双六一的关系似乎毫无改变,对,除了在相遇时小一特意加快的脚步和微微发烫的脸颊,什么都没有改变。
End~
_____________
花吐症私設有
嗯…看官慢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