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头A_混沌中立二人組

请来和我磕唠 我好无聊

室长生贺「无论再过几个生日我都不会增加年龄」


应该是有尊礼的但是量极少

应该有后续×

全程ooc,走的是超傻屌风】

室长生日快乐!【正题】

标题是假的×完全只是想不到标题而已××

完全没有任何修改就冒冒失失的发上来了【小声逼逼】

太对不起室长了】

开始!








宗像礼司是个水系魔法师。

由于宗像极高的领悟力和天赋,在他二十岁的时候他已经能把水在液体和固体随意变换了。
简单点来说,就是个制冷器。


在他打算全世界乱跑的时候,他来到了他人生的第一站,焰之国。

然后他就在这里定居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宗像的名声之大,他刚刚进国,就被邀请到了国王的居所。

一个酒吧。





你不要问我为什么国王的居所是酒吧,人家冰之国国王的居所还是写字楼呢。
城堡是不可能有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有的。

——

焰之国的国王从小就有极大极大的焰之力,被国师十束多多良说是王的天选之人。
但是他的性格自由奔放,不愿被这所谓的使命束缚,于是便浪啊浪,在浪到火焰已经不被自己所控了的时候,选择了自我封印——沉睡。

以上是焰之国民间所传的美化版本。

——

宗像礼司刚进酒吧,就看见了一个身穿红色袍子的青年迅速贴了上来,抓住他的手,说:“S4国国王,king的宿命之人,你终于来了!”

宗像心里被吓了一跳,但表面还是冷静的看着眼前的青年,然后扯出自己的招牌假笑。

“现在,只有宗像先生去亲一下king,女巫的诅咒就————啊!”

看样子是国师的青年被一直在吧台后面擦杯子的墨镜男拿抹布击倒了,命中率极高,看起来熟练的不得了。

墨镜男击倒了国师男之后放下杯子,来到了宗像面前。

“非常抱歉,宗像礼司先生。”墨镜男苦笑到,道了个歉。

“是这样的,我们的占卜师告诉我们,您会在今年最冷的时候来到这里解救尊。所以..”

“亲醒他?恕我拒绝。”宗像一脸不可置信的打断了他。

“不不不。”墨镜男急忙否认,“其实您本身的存在就有一个极好的...制冷效果。
我们愿意满足您任何要求,如果您愿意留下来。”

Emmmmm....

“请让我考虑一下。”

宗像最终从大量词汇中过滤出来了这句极其公式化的语句。

————

宗像礼司在那个酒吧住了下来。

原因有两个。

第一,是他发现了一个他非常感兴趣的人。他一直在琢磨怎么能把他挖过去自己那边。

那个阴沉而不合群的暗器使。

第二,
只身一人来到别人的酒吧也不是说想走就能走的。




「有一个暗器使的话自己行动也会方便很多吧,而且暗器什么的感觉好帅的样子,

那个暗器使的头脑看起来也是清楚又聪明,而且暗器什么的感觉好帅的样子。」

“其实室长你就是觉得暗器好帅而已吧!”话筒对面的淡岛在放下话筒的那一瞬间大声的喊了出来。

——

前面忘记说了,淡岛是宗像礼司唯一一个部下。

她是一名女巫。

——

淡岛并没有跟着宗像礼司去到焰之国。因为焰之国没有红豆泥。

不过淡岛就算没有跟在宗像礼司身边,她的能力还是丝毫不会减弱。

比如现在,她正在和宗像礼司讨论怎么把伏见猿比古——啊就是那个暗器使,挖过去。




“室长,最好的方法果然还是开出让伏见猿比古无法拒绝的条件。”

“嗯...”

——

「伏见君,我们那边是有独立宿舍的。」





“这就是你们讨论了那么久的方法!?”安娜的玻璃珠子在吧台上咕噜咕噜的转着,然后啪的一声掉在地上碎了。

——

你以为安娜是用她的小红珠子看到了宗像礼司和淡岛世理谈论的过程吗?

你们太天真了

她只是动用了女人的第六感然后在感受到危机的那一刻告诉了草薙而已。


偷听什么的也不是那么见不得人的啦。

——tbc

安娜:我的占卜能力要多厉害有多厉害。

淡岛:你能把扫把放倒使室长被绊倒令尊礼接吻吗?

安娜:....

安娜:我能扔玻璃珠!

草薙:安娜你清醒一点!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