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_混沌中立二人組

寫長文不可能的人。只有更短,沒有最短。(頂鍋滾)

不固定的文風,文筆,腦洞,結局和cp向~
努力把每一個喜歡的西皮寫一篇文


恶趣味十足,骨科,敌人,禁忌,捆绑,囚禁,异色,黑化,病娇等等

各种丧病心态。[但手写跟不上脑动]


渣文手w
咸鱼QwQ

紅色組 (蘇中/露中)惡夢


•這是一個蘇露為同体的故事

•"我"是小香~(香港記者233)

•第一人稱

•非史向(我..我還沒學到世界歷史)

•猜猜是he還是be?

•私設有(全部都是)

•ooc嚴重預警

•我發現我寫長文就是流水帳,老太婆的裹腳布,又臭又長...關鍵是自己的文筆文風多變而不穩定...基本功也不好......

•因上一條的原因,這篇是不是長篇~(但其實也有一大堆問題)

•不廢話了,開始!

 

 

 

  我敲了敲那個肉眼可見有一段時間的木門。

 
  "請進。"蒼老却有力的聲音响起。

 
 
  輕輕的推開门,门和地摩擦的聲音使我反射性的的神經繃緊,然後更加小心的把门打開,房間里的景象完全的暴露在我的眼下。

  而房間和聲音的主人正坐在一個木質搖椅上。是一個老人。他手里拿着一個銅煙壺。閉目養神。

 

  "您好,那個...我是前天下午聯繫您做筆錄的王嘉龍。"

  他沒有睜眼。只是默默地拿起煙壺,吸了一口。"伊万。"

  他眼睫毛动了动,放下嘴邊的煙壺 "來要故事的那個嗎…坐吧。"他把他身旁的椅子推向前,意識我坐下。

 
  我坐下后,看到了老人的眼睛。

  那是一雙怎樣美麗的眼睛,像紫水晶般乾淨的一塵不染。像鑽石鑲嵌在了眼睛里。這雙眼睛彷彿和佈滿皺紋的臉毫無關係。

 
  我頓時睜大了眼睛。

 
 
  他看向我,我立刻清醒過來。連忙拿出筆,開始紀錄老人娓娓道來的語言。

/

  擁有罕見白髮紅瞳的日耳曼人咬牙切齒地看着眼前冷漠高大的斯拉夫人,丟下一句"如果你敢傷害威斯特,我絕對拉着你一起死 ! " 然後摔門而出。

 

  在日耳曼人走后,站在斯拉夫人身后的東方人擔憂地看了他一眼,道 "伊利亞,你知道的...基尔伯特可以為他弟弟做盡一切。"

  "我知道。"

  "那你為何還...?"

  那個喚作伊利亞的男人轉過身,暗紅的眼眸看着那個東方男人,微微一笑" 我喜歡的東西,就算我得不到,我也不會讓別人得到。就憑現在的路德維希還不成阻擋。"話風一轉,"耀是不會成為那個阻擋我的人的。對嗎?"

  [你很有可能會因此喪命。]王耀覺得心凉透了。[你有考慮過我嗎?]

  王耀從來都知道,那個他仰慕的男人不會多看他一眼。他与他的距離只是一步之遙,但也僅此而已。

 
  敵人畏懼他變幻莫測的能力,而他靠着這些僅僅用了半年就成為了幾乎站在頂尖的伊利亞的重臣。
  互相利用罷了。

  用利益促成的關係最脆弱,但也最堅固。

  朝夕相處,伊利亞怎會不知道,王耀那份濃烈的感情。沒有因為他的冷淡而有絲毫減少。

  他知道王耀對他的感情,但是不懂自己對王耀的感情。他在感情的戰場上做了個逃兵。

 

[你可以為他而死,却不能為我而活。]

 

  伊利亞滿面笑容的赴了約。基尔伯特下的戰書。這是他唯一能想到可以為年幼的路德爭取時間的方法。

 

  王耀看着伊利亞的背影,一口心頭血倒吐出來。搖搖晃晃用劍撐住才勉強沒倒下。

  [真是絕情,不過這倒才像你。]

  王耀滿身鮮血在伊利亞的怀里,他才知道自己的心里王耀的地位。不明顯,但不可代替的存在。

  [伊廖沙,我昨天去廟里向神明許了願。不過這次,我可能不能還願了......]

  "你許了什麼願..."沙啞顫抖的聲音彷彿不是那昔日的北地霸主。

  看着怀中的人兒雙唇一張一合,輕輕說出那個不願聽見但意料之內的答案,失力倒下。然後伊利亞覺得自己什麼都聽不見,看不見,沒有知覺,無法呼吸......

  無盡的雪地遠方,一個金髮男孩跌跌撞撞跑着,叫着"哥哥"...

/

  老人沒有繼續,而是將身體一前一后的搖擺着,木質搖椅發出着'嘎吱,嘎吱'的聲音。闔着眼睛吸了口煙,不再說話。

  我深呼吸了一下,回復了下情緒。

  四下沒有聲音,只有木頭摩擦地板的嘎吱聲。

_____end

我會告訴你這其實是尊禮梗? 
 

嗯…這次不檢討了,第一次寫BE就獻給露中容我平復一下激動的心情w(頂鍋跑)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