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_混沌中立二人組

寫長文不可能的人。只有更短,沒有最短。(頂鍋滾)

不固定的文風,文筆,腦洞,結局和cp向~
努力把每一個喜歡的西皮寫一篇文


恶趣味十足,骨科,敌人,禁忌,捆绑,囚禁,异色,黑化,病娇等等

各种丧病心态。[但手写跟不上脑动]


渣文手w
咸鱼QwQ

表白?

八戒猪里×悟空猿门
————————————————————
叮—[特别任务]

冰冷的人工智能机械地读完任务的最后一个字时,猿门表示@$$#%$^^*&$#%

不好意思,用文字远远不够表达猿门心中的愤怒。

这是什么情况呢,这,还要从一个星期前说起。
其实就是翁和饰弄出来了个芯片,可以移植到脑内然后系统就可以自动命令犯人,但还不知道可不可行,所以就请猿门来当实验者。

移植了之后,一开始系统和他还是君子和君子,彬彬有礼的,可是越到后面越过份,特别是什么[对八戒猪里慈祥的笑笑,然后摸摸他的头]或是[对八戒猪里使用“爱”的注视]玛/蛋咋那么像一种叫「腐女」的生物的语气啊!

害得八戒猪里总是用一种「有病要吃药啊」和「为何放弃治疗」的眼神看着自己。

又不是我想这样的!

话说回来系统的最新任务......[向八戒猪里表白]
系统你过来我保证不会打死你。

哎,算了。

不过还是先想想怎么向自己最信赖的下属告白吧。
————————————————————————

“我......我喜欢你!”

“......”

「啊,也不知道行不行啊」猿门看着眼前的木头,上面还写着两字。

「提前模拟都这么紧张,真的出去告白怎么办啊......」

“主任在吗?”

“啊在,在!”

赶紧把木头收好,说了声“进”。

“主任你没事吧,脸好红喔。”像怀春的少女,好可爱。鑒于以往被打的次数,猪里很明智的没有说后半句出来。

“你来就是说这些的吗?”

“对了,是翁医师说叫你过去一下。”

“那我现在过去。”

“啊快去吧快去吧。”

看着猿门离开自己的视线,猪里慢慢的走到办公桌后......
————————————————————————

去到了翁的房间里,被告知实验期已经过了,可以取出芯片。

呼出一口气,“啊啊,幸好幸好。”

「有些失望呢」

被脑内的想法吓了一大跳,摇摇脑袋,试图将这些想法丢掉。

“主任啊,我来接你了!”

被猪里的声音吓了一下,“你怎么在这,你不是应该看着五监的吗?”

“那种东西交给法月就行啦,更重要的是把主任带回五监!”猪里说着便去扛猿门。

“啊啊放我下来啊!”
......
这样,也挺好的,不是吗?
End~
_________
新人.早睡早起的好孩子.A要睡覺了,所以。。
趕緊搬完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