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_混沌中立二人組

寫長文不可能的人。只有更短,沒有最短。(頂鍋滾)

不固定的文風,文筆,腦洞,結局和cp向~
努力把每一個喜歡的西皮寫一篇文


恶趣味十足,骨科,敌人,禁忌,捆绑,囚禁,异色,黑化,病娇等等

各种丧病心态。[但手写跟不上脑动]


渣文手w
咸鱼QwQ

中秋節 雉流

特定:在在流河还是副看守的时候。
這張新人A寫的不太好
嗯…該有的沒有,不該有的齊了。
————————————————————————
因为今天是中国的中秋节,所以悟空猿门邀请了各个监的看守员去阁楼观月。
说是观月,但所有人都在底楼和朋友或亲人聊天吃饼。毕竟平常可是忙碌的不得了,熟识的人就算遇到了也不会打招呼。现在是个好机会在一起聚聚。
但五凈流河只觉得他们很吵,毕竟,他没有任何朋友,或亲人。看着一桌人气氛融洽的相处,他一点都不想再继续待下去。
五凈流河拿着手中的酒杯一个人上了阁楼。本来嘛,今天就是赏月的,聚在一块算什么。
也没人注意他,除了三监主任雉。
示意Honey和Torowa继续相亲相爱不用理他后,也上了阁楼。
—————————————————————————————
整个阁楼空荡荡的,只叶三叶和流河,与楼下的热闹
强烈对比。
三叶刚上阁楼就看到了五凈流河。此时的流河左手拿着酒,右手搭在扶手柄上,背对着他,听到三叶上来的声音也没转过来。
“如果是来嘲讽我的就请滚吧。”
“就是这样你才一个朋友也没有。”
这句话明显刺痛了流河,他转过身来,咬牙看着他。
三叶看着他,话语微转“不过我可不是来跟你吵架来的。”走过去流河旁边,跟他一样的姿势。
“听说你是香港人,叫我说几句呗。比如......背我,怎么说。”
看到流河冷冷地目光,三叶尴尬的哈哈一笑“免得在醉酒的时候遇到一个香港帅哥不会搭讪什么的...”
“孭我。”流河看着他说。
三叶若有所思的重复了一次“咩哦”
流河放下手中的酒杯在扶手柄上,像着魔似的望着他,月色打在他被酒微微熏红的脸上。走近了几步,轻声说道“背我。”
三叶愣了愣,看着前方放大的美颜,明显脑子卡机了。
流河不耐烦的啧了一下,道“我叫你背我我脚扭了。”
三叶的脑子终于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低低的笑了一声,然后蹲了下来,“上来。”
—————————————————————————————
据事后接受采访的流河说,他当时脑子抽了。
而事后接受采访的三叶说,他被流河传染了。
End~
______________
鸡爷ooc了...不对鸡爷本来就帅帅的[强行洗脑]

评论(9)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