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_混沌中立二人組

寫長文不可能的人。只有更短,沒有最短。(頂鍋滾)

不固定的文風,文筆,腦洞,結局和cp向~
努力把每一個喜歡的西皮寫一篇文


恶趣味十足,骨科,敌人,禁忌,捆绑,囚禁,异色,黑化,病娇等等

各种丧病心态。[但手写跟不上脑动]


渣文手w
咸鱼QwQ

花吐症 三鶴x小一

一声三鹤觉得最近嗓子很不舒服,特别是遇到双六一的时候。

直到有一天,他咳出了一片花瓣。

终于感到不对劲的他去到了翁那里,却什么病都查不出来,但嗓子依旧在咳,差点没咳出血。
翁怎么都查不出三鹤得了什么病,就把奇伊介绍给了他“五监的71号犯人对于中国的中药有很大的了解,你去试试看吧,或许他会给你这奇异的嗓子一个解释。”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到了五监,却得到了“花吐症,无药可治,除了得到一个喜欢的人的吻,不然,一个星期内死亡。”

......喜欢的人?

这下好玩了,我居然有喜欢的人了。
通报了狱长自己快死了除非得到一个吻然后被赶出来了后,一声三鹤悠哉悠哉地走在回去路上,顺便想了想自己到底喜欢谁。[谁呢?狱长吗?不可能。小犬吗?小猴子,三叶,还有谁......还有......小一。]

[小一?!]

三鹤表示他受到了惊吓。

啊啊,说曹操曹操就到。

三鹤遇到了小一,拿着一个文件袋,应该是要去给狱长彙报什么。

本以为没事,但,擦肩而过时忽然猛咳了起来。
“咳咳,咳!”咳得好凶,咳出来的花瓣上都沾着血。美丽而妖治。

“你怎么了?”双六一转过身来,皱着眉头说。

“嘛,花吐症,在一个星期内得到一个喜欢的人的吻。”

“不然呢?”

一声三鹤做了一个砍脖子的动作。

双六一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看着他那下一秒就会打人的感觉,三鹤连忙说“喜欢的人其实我已经知道了,不过......我怕他会不喜...”

“真是的,无论如何,性命比什么都重要吧。”双六一啧一声打断了他的话。“关乎性命的问题怎样都会答应的吧。”

“你真的这么想?”

双六一目光冷冷地看过来。

然而下一秒

”呜?!”

嘴唇与嘴唇的碰撞,狠狠的掠夺着对方的口腔中的任何一个部位,空氣,直到双六一狠狠的推开了他。

[真可惜。]三鹤想到。

不过好像真的好了。

趁小一的脑袋重启时拟定了逃跑路线,然后说“小一不是要拿文件给狱长吗?那么,不打扰你了哈哈,哈哈哈。”
——————————————————————————
自从那次事情以后,一声三鹤和双六一的关系似乎毫无改变,对,除了在相遇时小一特意加快的脚步和微微发烫的脸颊,什么都没有改变。
End~
_____________
花吐症私設有
嗯…看官慢用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