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头A_混沌中立二人組

请来和我磕唠 我好无聊

[冲威]人生苦短,看对眼了就上××××3

是结局哦[再不结局就不能结局了×]

最近诸事不顺,所以来更文[少年你的思想很危险]

开始吧~



“我什么时候能动手啊,快忍不住了。”

“别冲动,杀人放火这种事还是留给我来做,你在一旁配合我就好了。”

——

“所以说,真选组的冲田队长找我有何事呢?”一身横肉满脸堆着笑容的中年男人给自己倒了杯茶。

冲田总悟没有表示什么,只是端起了杯子吹了吹冒着热气的茶。

“我只是一时起兴,来吉原观赏一下美丽的花魁大人而已,真选组不会连这些——都要管着吧?”
中年男人看到对面不做声的冲田总悟,笑容越发放肆,还露骨的打量了一下坐在一旁的神威暴露在空气中雪白的脖颈 。

“咔”的一下冲田总悟手中的瓷杯碎了。

中年男人被吓了一跳,收敛了点,但反应过来冲田总悟现在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讪讪的说了句“那如果没事的话,我先走了。我可不像你们,我忙的很..”

“怎么会没事呢——

你刚才可是狠狠的冒犯了警察欸。”冲田总悟笑着把腰间的佩刀拔了出来。

[反正现在证据什么的也搜集不到了,还不如直接把人抓回去]

“你...!你在胡说什么!”那男人被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面对慢慢逼近的冲田总悟,越退越后。


“帮我打个电话给副长,就说需要他亲自盘问才可以知道实质证据。”总悟继续走近,“跟他说我和他谈判的过程出了点小意外,”

那男人终于退到了角落,而冲田总悟也停了下来。雪亮的刀身映出男人瑟瑟发抖的身躯和泪流满面的脸庞。


“使他的眼睛暂时无法正常试使用。”

坐在一旁的神威笑眯眯的接住冲田丢给他的电话,静静的拨打给地上完全不知道自家一番队队长现在所作所为的鬼之副长。


“还有,性功能也很遗憾的暂时下线。”

下手还真是狠呢,小总。

——

“怎么做真的没问题?”

“真的担心我刚才就应该拦着我啊。”

“我就知道小总肯定可以应付的了的~”

“别试图卖萌!”

——

“说!为什么下手那么狠。”土方很纳闷啊,他就出来没见过自家总悟那么冲动。

“你这不是查出来了吗...他可是叛国大罪人欸。”冲田总悟用眼罩遮住阳光,懒洋洋的靠在墙壁上。

“但是那时候你还不知道吧,给我个理由。”土方没想放过他,他觉得这事另有隐情。虽然他最后非常后悔这时多嘴追问。

“我觉得他一个年过半百的人了,还在吉原祸害女子,实在不应该。”冲田总悟把眼罩取了下来,十分认真的给出了这个答复。

“编,你就给我继续编。”土方方表示自己吃的盐比你喝的奶还多你就继续吹啊。


冲田总悟把眼罩放在手里拿着,靠在墙上的身子向前,思索了一下,然后说了句完全不相关的话

“我想我可能喜欢上他了。”

——end

喜欢上就上啊,还要我写出来吗!×

咳咳,忘记说了,如果你看见任何逻辑问题,请不要出声,我是故意的×

还有ooc严重现在说还来得及吗×

银魂[冲威]人生苦短,看对眼了就上[2]××××

感觉瓶颈过了×××

题目的存在意义就是骗无知纯良的天使进来的××

是的所以天使们顺便点个推荐点个赞再走吧×

ooc严重[小声逼逼]而且毫无逻辑可言[顶锅滚]

开始✔


“阿伏兔,我要去吉原一段时间,暂时不回去了。”

“啊啊,只要团长别把外面的人带回家就好了。”

“...等等你好像误解了什么等等阿伏兔???”

「嘟  嘟  嘟」

“艹,回去扣你工资。”

——

“冲田君,我们还是在进去之前谈一谈关于报酬的事宜吧。”看着摆弄自己和服腰带的冲田总悟,神威表示今天的我也是米饭不足。

“嗯?报酬吗,那要看你的表现啊。”帮忙把腰带系紧,无视神威以为腰上勒紧而流露出的痛苦的表情,然后拍了拍他的屁股。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尽显流氓本色。“欸——,莫非你说的是押金?”

“是啊是啊,谁知道你会不会反悔呢。你看啊,我付出那么多,这可是我宝贵的第一次啊,就算不涉及贞操问题但是怎么说女装还是...欸你在听吗能别那么敷衍啊你以为你是结婚七年的丈夫吗!”

说道一半就已经跑题了啊亲爱的宇宙大笨蛋。
默默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停下了“是,是”的回应,然后转而摆弄着神威的长发。

“在听的在听的”

——

冲田总悟拉着神威在一间丸子店点了一盘微辣丸子,眯起眼睛观察着来来去去的行人。

目光锁定了吉原花街的酒庄前一个拎着箱子的中年月代头男人。随着他进去酒庄,冲田总悟站了起来,拉起被乔装成烟花女子的神威,扮成一个来吉原寻求欢愉风流浪子,混进人流中。

——预告或者小剧场??

“总悟,他看着我欸,你不应该有什么表示吗?”

“发情了可以直接说哦,兔子。”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是你现在在干什么啊?”

“亲你啊。”

tbc~
本来要跨年顺便熬夜写的。。。但是
我觉得我好像写不下去了×
可能写不完了×

银魂[冲威]人生苦短,看对眼了就上××××[1]

同人就是要欧欧西不接受反驳×××

我爱文字文字不爱我××

我爱尼桑不用他爱我×

开始w



“这件事,就交给你们了。”

“是,新选组定不负将军厚望。”

——

“欸——所以就是说调查官员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我们这些不懂人情世故的乡下武士吗。”
懒洋洋打了个哈欠,不情不愿的把眼罩从眼睛上扒下脖子的新选组一番队队长冲田总悟浑身上下散发着 「看起来好麻烦实际也很麻烦啊太麻烦了就交给你们了」的气息

“首先,我们已经顺利查到了那位高官经常出入的可疑场所,只要混入那里就可以进行调查。”

皱着眉的鬼之副长一脸苦恼的吸了一口尼古丁,说出接下来的话

“其次,不是我们,是你。”

总悟 : ???

——

“以上,就是我为什么要打扰旦那的原因。”

“对不起总一郎君我真没听出来这前后有什么关联。”

“所 以 说 ——我需要借一个人,混进那狗屁高官的高频率进出地 : 吉原。”

“. . . . .” 终于最先结束话题的银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用一种极其浮夸的口气叫了出来“哟哟哟总一郎君怎么啦,这时候想到我们可爱的神乐酱了吗,不好意思哦我们家卡古拉酱还没成年哦,就算内心再怎么腐烂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哦~”

“所以?”

“所以请另择高明吧。”

“唔....真麻烦。”冲田总悟暗红的眼眸扫视了一圈万事屋里三人,然把视线停留在了不属于万事屋的第四人,

“那你呢,我觉得你可以。”

正在和妹妹抢最后一碗白饭的宇宙海盗咻的停了下来。呆毛晃了晃,眨了眨眼睛,说了句:


“唔...包饭吗”

————tbc

睡了睡了唔
晚安安相公
mua
@三桑无极_混沌中立二人组

我忏悔,我反省。我在此谨记,在有生之年不会再踏足长文类文章。

[我一定是被神明大人降罪了。因为我玷污了那些天使。]

呜啊啊啊啊啊啊相公要抱抱呜呜呜 @三桑无枝_混沌中立二人组

你们记得第六季第四集的北欧民谣风吗!太好听了!那天扒出来「搓搓小手」 @三桑无枝_混沌中立二人组

来自地狱的诱惑「双黑太中」

你是恶魔
我知道的
但即便如此
你也一定是最善于伪装的恶魔
否则我怎么会
心甘情愿的
与你一同堕落

他勾起诱惑的唇角
咛出美丽的传说
「传说中的妖精
可以蛊惑人心」
我情不自禁
拖起他的手
邀请他与我共赴黄泉。

大鱼好听wQ但弹出来完全不是预期效果Qw

主异色,有常色 仏英【初恋】

跟相公一起懒癌的咸鱼表示画画太难就滚来写文了【bushi】

开始

  看着自家弟弟又去撩那位容易脸红的傲娇小可爱,弗朗索瓦表示看不下去了。

  小小年纪缺有着不应该出现的颓丧,被人说多了,弗朗索瓦对于旁人的看法也不大在意了。

  就是寂寞了点而已。

  夏天的清风总是最凉爽的。站在树荫下,听着微风带着蝉鸣的声音,闻着青草的苦涩。
  这是小小少年的唯一世界。小而珍惜。
  然后,被悄然打破。

  就算很小声,但弗朗索瓦还是听到了。
  不属于树上的声音。

  连忙跃起,追赶那小小的黑影。

  那黑影上蹿下跳,极快极快。弗朗索瓦快追到放弃时,他看到了死胡同。

  但空无一人。

 

  “嘻嘻,不错嘛。”

  弗朗索瓦转了过去,看到了一个未来他会穷极一生去追寻的人。

  那个笑嘻嘻的疯子。他的疯子。
——————
懒癌过了?

elf15[黑白来看守所]

因为最近都没看所以有可能ooc。。
瑟瑟发抖
咸鱼表示太渣大大我对不起你
我。。。忏悔

kaishi

  又一次感觉到身体的控制权被另一个人掌控,恐惧到寒毛倒立的感觉,太恐怖了。

  一把推开正在给他上到一半手铐的双六一,一边大声喊着“对不起”,一边踉踉跄跄的使出全身力气跑远。

  结果跑到了地牢。

  那个最底层,最冷清,最不可能有人的地方。

  害怕使他直接跑向牢门已经松脱的牢房里,在角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极度忍耐和惧怕让他面如白纸,头上泌着冷汗。

  而他的前面,慢慢出现了一个实体。

  是一个拥有金发绿眸的男子。

  咧嘴一笑,让JYUGO不由自主的瞪大眼睛。
  身体不住的颤抖。

  “真是乖啊,选了一个这么安静偏僻的地方,已经做好了被我玩坏了的觉悟了吗~”

  JYOGO已经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了,脑海中已经开始了混乱,不由自主的想起来了拼命想要忘记的夜晚,眼神开始涣散,不知道该做什么,只是张大眼睛看着眼前痞惑的男子。

  无神双眼中倒映的身影慢慢扩大。elf慢慢靠过去,擦过jyugo的脸庞,轻轻的咬住他的耳朵,细细啃咬。

  把jyugo手上的手铐铐在监狱的柱子上,然后用一只手把手铐嗯在高处,另一只手挑起jyugo的下巴。

  “不要那么令我失望嘛,我可是很喜欢你的啊。”

——未完不续

最近造车造惯了一不小心就。。
[但从来没开出去过]
没有很好的故事情节和其他东西,顶多够自娱自乐。。大大不要太失望了呜呜 @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