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_混沌中立二人組

寫長文不可能的人。只有更短,沒有最短。(頂鍋滾)

不固定的文風,文筆,腦洞,結局和cp向~
努力把每一個喜歡的西皮寫一篇文


渣文手w

那啥,時間匆促,而且我也不能聽完整版,背景音樂有點雜...所以質量有點...對不起 ! 但是聽到的都努力寫了出來再彈,眼有點跟不上手...嗯…為了相公QwQ @唐衹_混沌中立二人组

盲俠/gogo 番外 公主抱

•花吐症的番外~沒想到居然會有人想看後續,一個評論讓我這個混沌中立咻地變成善良秩序w小天使愛你~

•但是可能跟花吐症那篇沒啥關係...畢竟那裡親都親了...也沒花吐症啥事了...不過既然是後續時間線就設定為一樣的吧…但其實也沒啥關係的...

•想看花吐症的點头像吧…反正也就那幾篇...

•不多說了,開始 !

 

  "什麼..... ! "這是一臉矇蔽的gogo。

  "那個...就是..."這是思考如何解釋的癲姐。

  "就是我想讓你和盲俠暫時代替我新接的片的男女主角 ! "這是嘴比大腦先动的美女導演王勵凡。

  [Exm?這麼羞恥的事你竟然可以臉不紅心不跳的講出來???]依舊是一臉矇蔽的gogo。

  "沒什麼不好的啊。"這是內心期待但表面依舊理智的盲俠。

  "盲俠...你 ! "

___以上就是gogo被拐賣x的全過程___

  "這什麼劇本啊...什麼叫含情脈脈的望着對方,什麼叫臉紅的像個大番茄 ? ? ? " 這是翻劇本差點翻岔氣的gogo。" 盲俠你也真是的,幫我說說他們啊胡鬧也該有個限度... "

  還沒等盲俠回應他,癲姐就急忙解說道 "這些只是借位而已...到時候那場吻戲你們只用露半張臉..."

  "什麼?!還有吻戲??"

  "都說了是借位了囉...對了...那場男主為了告白成功所以抱起女主然後近距離告白不能借位哦~鏡頭會很近的。"王勵凡插嘴道。

  終於有機會說話的盲俠表示我不嫌棄。

  "???"

  事不過三,矇蔽也不例外。

  Gogo表示要推翻暴權不)抗議"這算什麼啊?盲俠你也跟著一起鬧,我告訴你我絕對不會屈服的,我可是男的啊?!我就算演也得演男主好嗎?隨便把女主角色推給我算怎麼一回事啊?..."

  盲俠眼角都沒抬一下,隨便摸了摸劇本,就放在了一旁。

  循着聲音走向gogo,慢慢彎下腰,把吓的愣在那裡的gogo公主抱了起來。

  背對着不知什麼時候開啟的攝像機,慢慢走出房間。臉靠近gogo,在差點吻上的時候停了下來,道"別出聲,配合我。"

  身後的倆妹子看着他們出房間,擊掌。

  "計劃成功w"



事後gogo一臉嘩了狗了的扶著腰出來表示我不會再相信人間有情了。
_______END

 
 

(雙黑太中)魔鬼的顫音

•小提琴雖然是貫穿全文的東西,但其實我就只是在學樂理時寫過提琴譜,根本不是非常了解(頂鍋跑)如果有錯誤的形容非常抱歉 ! 而不了解的不要被我的描述誤導了qwq

•雖然有其他樂器是十分了解的但我覺得提琴更適合雙黑呢~

•嗯…題目是源於我在查十大小提琴曲時的一個曲目,然後這也是整篇文的靈感來源。

•新人第一次寫雙黑,如果寫的不好的話請提出w

•開始w







  寧靜的環境,微暗的燈光,紅酒的醇香,還有合適聲量的提琴聲。這些都是中原中也特別中意這個並不繁茂的酒吧的原因。

  但其實還有一個原因。

  在這裡可以得到在平常不可能得到的愜意。卸下港口黑手黨高層身份,像一個普通人一樣。叫一瓶上好的紅酒,聽著現場的提琴演奏,品嘗美酒  ,品嘗寧靜。




  寧靜被闖入者打破了。

  是一個討厭的人。

  "喲~這不是中也嗎~"


  提琴家手里的小提琴發出了一串絢麗的顫音。

  "嘖,太宰治。我警告你,今天我不想和你打架。"

 

木質的弓从下到上,一個優雅的滑音。

  "既然在酒吧,我也不會掃興。不如來比酒量 ? "

  一個低沉的下旋。像陰險的謀士的低語。

  "好。"




  提琴聲重新變的輕快。




  幾乎可以看到結果了。

  中原的酒量其實并不好。雖然嗜好美酒,但他天生體質就易醉。

 

  活潑的琴音又變的黏稠。不過不同的是,總體正在慢慢升高。像比酒渲染出來的氛圍一樣。一個滑弦,琴音逐漸接近最高點。

 

  比酒結束。
  因酒精而迷醉的人兒開始失去理智。
  像一個受挫的小獸一樣,委屈巴巴的拉着身旁不見一絲醉意的男人的衣領,質問他為何離開自己。

男人小心的把他抱起,放下酒錢,溫柔的跟剛才兩若判人。



  一串串高難度的顫音,把氣氛推到最高點。提琴手因為陶醉而大幅度晃動身體,琴弦和弓巨大摩擦力度所產生的尖刺音色彷彿是魔鬼的嘶鳴。突然,身體停止擺動,而琴音嘎然消失。

  如果不是聽眾留下的酒瓶,彷彿剛才什麼也沒發生。

  ____end__

w艾特相公! @唐衹_混沌中立二人组

紅色組 (蘇中/露中)惡夢


•這是一個蘇露為同体的故事

•"我"是小香~(香港記者233)

•第一人稱

•非史向(我..我還沒學到世界歷史)

•猜猜是he還是be?

•私設有(全部都是)

•ooc嚴重預警

•我發現我寫長文就是流水帳,老太婆的裹腳布,又臭又長...關鍵是自己的文筆文風多變而不穩定...基本功也不好......

•因上一條的原因,這篇是不是長篇~(但其實也有一大堆問題)

•不廢話了,開始!

 

 

 

  我敲了敲那個肉眼可見有一段時間的木門。

 
  "請進。"蒼老却有力的聲音响起。

 
 
  輕輕的推開门,门和地摩擦的聲音使我反射性的的神經繃緊,然後更加小心的把门打開,房間里的景象完全的暴露在我的眼下。

  而房間和聲音的主人正坐在一個木質搖椅上。是一個老人。他手里拿着一個銅煙壺。閉目養神。

 

  "您好,那個...我是前天下午聯繫您做筆錄的王嘉龍。"

  他沒有睜眼。只是默默地拿起煙壺,吸了一口。"伊万。"

  他眼睫毛动了动,放下嘴邊的煙壺 "來要故事的那個嗎…坐吧。"他把他身旁的椅子推向前,意識我坐下。

 
  我坐下后,看到了老人的眼睛。

  那是一雙怎樣美麗的眼睛,像紫水晶般乾淨的一塵不染。像鑽石鑲嵌在了眼睛里。這雙眼睛彷彿和佈滿皺紋的臉毫無關係。

 
  我頓時睜大了眼睛。

 
 
  他看向我,我立刻清醒過來。連忙拿出筆,開始紀錄老人娓娓道來的語言。

/

  擁有罕見白髮紅瞳的日耳曼人咬牙切齒地看着眼前冷漠高大的斯拉夫人,丟下一句"如果你敢傷害威斯特,我絕對拉着你一起死 ! " 然後摔門而出。

 

  在日耳曼人走后,站在斯拉夫人身后的東方人擔憂地看了他一眼,道 "伊利亞,你知道的...基尔伯特可以為他弟弟做盡一切。"

  "我知道。"

  "那你為何還...?"

  那個喚作伊利亞的男人轉過身,暗紅的眼眸看着那個東方男人,微微一笑" 我喜歡的東西,就算我得不到,我也不會讓別人得到。就憑現在的路德維希還不成阻擋。"話風一轉,"耀是不會成為那個阻擋我的人的。對嗎?"

  [你很有可能會因此喪命。]王耀覺得心凉透了。[你有考慮過我嗎?]

  王耀從來都知道,那個他仰慕的男人不會多看他一眼。他与他的距離只是一步之遙,但也僅此而已。

 
  敵人畏懼他變幻莫測的能力,而他靠着這些僅僅用了半年就成為了幾乎站在頂尖的伊利亞的重臣。
  互相利用罷了。

  用利益促成的關係最脆弱,但也最堅固。

  朝夕相處,伊利亞怎會不知道,王耀那份濃烈的感情。沒有因為他的冷淡而有絲毫減少。

  他知道王耀對他的感情,但是不懂自己對王耀的感情。他在感情的戰場上做了個逃兵。

 

[你可以為他而死,却不能為我而活。]

 

  伊利亞滿面笑容的赴了約。基尔伯特下的戰書。這是他唯一能想到可以為年幼的路德爭取時間的方法。

 

  王耀看着伊利亞的背影,一口心頭血倒吐出來。搖搖晃晃用劍撐住才勉強沒倒下。

  [真是絕情,不過這倒才像你。]

  王耀滿身鮮血在伊利亞的怀里,他才知道自己的心里王耀的地位。不明顯,但不可代替的存在。

  [伊廖沙,我昨天去廟里向神明許了願。不過這次,我可能不能還願了......]

  "你許了什麼願..."沙啞顫抖的聲音彷彿不是那昔日的北地霸主。

  看着怀中的人兒雙唇一張一合,輕輕說出那個不願聽見但意料之內的答案,失力倒下。然後伊利亞覺得自己什麼都聽不見,看不見,沒有知覺,無法呼吸......

  無盡的雪地遠方,一個金髮男孩跌跌撞撞跑着,叫着"哥哥"...

/

  老人沒有繼續,而是將身體一前一后的搖擺着,木質搖椅發出着'嘎吱,嘎吱'的聲音。闔着眼睛吸了口煙,不再說話。

  我深呼吸了一下,回復了下情緒。

  四下沒有聲音,只有木頭摩擦地板的嘎吱聲。

_____end

我會告訴你這其實是尊禮梗? 
 

嗯…這次不檢討了,第一次寫BE就獻給露中容我平復一下激動的心情w(頂鍋跑)
 

尊禮 一夜情abo 3 有肉慎入

•其實。。只是肉渣而已
•不好吃。。我第一次做司機
•萌新開車。。
•好像還特短?
 
  被酒精裝滿了的頭腦,理智根本都已經不重要了。
 
  只知道自己的身體極其渴望對方。
  Alpha的信息素完全崩壞般的湧出,只想緊緊的圍繞着,包裹着身下誘人的omega。
 
 
 
  魯莽却不失力量的一下下撞擊青澀的身軀,聽着因為自己屬於自己的omega放聲浪叫,想奪取更多,更多他原不擁有的。

 

  就算只有一晚也好,就一晚。
 
  沾染上我的氣味吧。
 
  跟我一起沉淪在慾望中吧。
  宗像。

___end
发出來后好像特別短...(lo連吞都放棄了QAQ)
我對不起你們
但這已經新人A的突破了!

尊禮 番外 一夜情 abo 2

•尊視角
•唔..湊合看
•雖然很對不起但別指望有肉QWQ
我還只是個孩子
•別被標題騙了其實很平淡
•abo其實也不覺得明顯
•私設有
•開始

宗像在信息素分化后就離開了。

而自己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氣憤是難免的,但除了憤怒他還很...不解。

他以為宗像知道自己的心意。

為什麼要離開?

最後不要讓我再次遇見你。

宗像禮司。

我們真是有緣啊。
在再次相見時自己是這樣想的,這樣說的。

慢慢走過去,帶着玩昧,具有侵略性的笑容。

別想再逃了。

屬於Alpha信息素的味道爆發了出來,瞬間包圍住了宗像。

你是什麼并不重要,只要知道你屬於我就好了

___TBC

不要怪我短小啊
再寫下去可能ooc啊流水帳啊全都出來了
我也不想的但是我慫啊!

頂鍋跑QwQ

尊禮 番外 一夜情abo 1

私設有
於正文無關
禮司視角

  在宗像知道自己是O之後,而周防是A之後,就轉校了。
 
  不是因為自卑還是什麼其他原因。只是宗像覺得自己應該離開。
 
  是時候冷靜一下,把自己剛剛冒出的情絮冷淡下去。
 
  趁自己還沒真的喜歡上他。

  趁自己還沒有陷入深淵。

  因為他太危險了。
 

  自己跟他還真有緣。這是宗像在K大和周防重新相遇時第一時間所想。

   "喲這不是宗像嗎,我們還真有緣。"
  周防尊在他看向他時心有靈犀的轉過头來,跟他的視線對上。
 
  然後在草薙驚訝的目光中慢慢走了過來。腳步輕快愉悅,像是發現了感興趣的獵物的獅子,慢慢渡步過去,咧起嘴巴。
 
  但是宗像可不是獵物,就算周防是獵人。

___ tbc

啊第一次寫ABO的文寫的不好請說出來!
很短...吧
別指望我能寫多長(捂臉)

尊禮 部長与部長不得不說的基情歲月0

•可能是因為這是博愛黨的產物吧…所以可能會有伏宗即視...(努力不)
•不過以上問題暫時沒出現!(可能..)
•不要打我(护臉)
•雲理伏八一起玩兒~
•与cp @唐衹_混沌中立二人组 的聯文!
•因為是聯文所以可能長篇(不然不可能)

•開始

續章

  說起K學院最高人氣的情侶之一,關注牓上的第一,就要屬尊禮了。

  尊禮就是現任K學院學生會對外的形象部會長宗像禮司和學生會內向的秩序部周防尊的配對。

  要說那兩個部門有什麼不同嘛...拜託他們連畫風都不一樣你問我他們的不同?

  舉個栗子好了。

  如果校內有一群鬧事的不良學生:

  禮司的場合:(先是考慮很多事情)如果不能盡快搞定而且傳到校外的話,不僅學校形象藥丸,我的形象也藥丸(不); 如果用武力解決的話balalalala ; 用嘴炮的話balalalalala ; 如果都不行的話,這學校吃棗藥丸...

  尊的場合:燒了,燒了,燒了。
最多加一句
"死了我負責。"

  他們小學同級,中學同校,高中同桌這種套路滿滿的設定已經為他們吸引了支持者無數,就算他們本人毫不知情,但討論(撕逼)的聲音還是無處不在。

K學院論壇 論尊禮的存在

1L
欸欸欸,我聽說宗像會長 又 用周防會長的头裝毀了一個桌子

2L
欸你那個早過時了,我最近聽說有人看見他們一起回家呢嘻嘻嘻嘻...

3L
樓上為什麼莫名嗨了起來...

4L
別打斷我啊,我想說的重點是,周防會長的家明明在另.一.头.

5L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幸福死了嗚啊啊啊啊!

6L
不不不,你們太膚淺了。尊禮不僅僅不是家不在同一邊,他們各自所創立的部門[吠舞羅]和[scepter 4]更是水火不容啊你們這配對吃棗藥

7L
對啊你們知道s4的伏見猿比古嗎?據說他是在脫離了吠舞羅后才被挖過去的欸!
而且伏見君好像每次遇到吠舞羅的八田君是就會打起來。

8L
樓上的不知道什麼叫做相愛相殺嗎?而且吠舞羅和S4的代表色是紅藍耶,自古紅藍出什麼啊啊啊啊!樓下請回答!

9L
出cp啊!
並且草薙參謀長和淡島副會長也很有愛啊~
[成為點亮你世界的紅豆泥]什麼的23333

10L
樓上住手!
讓我對雲理留一點戀想!
紅豆泥太恐怖了!

_____________

  好了,以上就是尊禮部分的截圖,再往下就是雲理部分了~

  啊抱歉,說到尊禮就蕩漾了。雖然身為旁白君我的專業素養我極力抵抗這麼做,但是...前面的放下那個室長讓我來!

  啊科科,抱歉穿越次元了...其實我只是想做個反面教材來告訴新旁白們不要這樣做啊哈哈哈哈…

  ______TBC

我不是逗逼不是逗逼不是逗逼(瑟瑟發抖)

求關注喜歡推薦

拜託了!

文申俠-gogo 花吐症 2

•依舊改有的沒有的全在
•接1
•如果說上一張是主gogo,這張就是主盲俠
•不多說了,開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盲俠聽到了,gogo緊張的心跳,聞到了,無法壓抑的花香,帶這一絲鏽鐵味的血腥,刺激撩撥着他的嗅覺。

"笨蛋。"

再頓了頓,想了想,覺得不夠,又低罵道:
["問你喜歡誰的都是喜歡你的"這種套路早就爛大街了啊,又不是單戀你害怕什麼。]

真是的,非得我主動。

盲俠站了起來,熟練的繞過腳下的障礙,走到室友的房間门前。開门。

"啊啊你是怎麼進來的! "

"很奇怪嗎?用鑰匙啊。"

"就是因為你是用鑰匙開的所以才奇怪好嗎!為什麼你有我房間的鑰匙啊!"

"...你給我的呀。"

"......"

"不過眼下不是還有更重要的嗎,想告白但害羞的偵探小姐?"

沒等gogo反應過來,盲俠就順著他的心跳聲音摸索到了他的雙手,繼續向上,手輕輕觸碰臉龐,拇指剛剛碰到緊張到微微張開嘴唇。

然後,像一陣風一樣輕輕佛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END
•文風多變的我啊…
•該死。
@在下唐祇,有何贵干? 義務召喚!

花吐症 盲俠-gogo (踩過界/盲俠大律師)1

•原本看電視時就打算寫文
•來到lofter上看到還真他媽有這個cp
•腦子不夠,想不出梗,只能用花吐症頂住先
•精神混亂時寫的文不能要求太高
•看官請謹慎食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一次接下任務后,gogo在外地的酒店里發現了花瓣。
 
似乎還是从自己的嘴里吐出來的。

Gogo:???(黑人問號.jpg)
 
當然,作為一個職責就是查資料的偵探怎麼可能就這樣算了?
 
然後他就查到了,花吐症。

當天晚上,gogo回到了自己的小窩劃掉)家后,就旁敲側擊的開始和自己的室友套料。

"那個...我說...你有喜歡的人嗎?"

"......"

欸這和說好的不一樣吧說好的傲驕說好的旁敲側擊說好的擦邊球呢?

這一記直球成功的讓文大狀愣了一下。

"...有啊。"隨後盲俠說到。

這是報復吧,絕對是報復吧?!

  Gogo覺得自己的喉嚨快忍不住了,痕癢的感覺就像一只貓用它毛茸茸的尾巴和小小的爪子一下一下的撓着一樣。
  下一秒就要咳出來了。

  根本不知道自己室友的想法的gogo只能暫時撤退。跌跌撞撞的跑回房間里后,鎖上门,喘着气。喘沒幾下就咳了起來"咳咳,咳!" 背抵着门,擔憂自己的性命。

  依舊坐在大廳的盲俠皺了皺眉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知道為什麼要分123但是我寫不下去了啊啊
如果你看到了ooc那肯定是錯覺
(頂鍋蓋逃)
@在下唐祇,有何贵干?